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糖朝

慢慢路过,轻轻眨眼

 
 
 

日志

 
 

人大政治学系主任张鸣"也许将被迫离开人民大学"  

2007-03-14 09:3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大教授张鸣访谈:教授职称评定认官不认学人大政治学系主任张鸣也许将被迫离开人民大学 - kitti - 糖朝

支持

作者:博客中国  发表于:博客中国(http://vip.bokee.com)

2007年3月12日,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张鸣教授,在其博客上发文,称“自己也许将不得不被迫离开人民大学”。文中提到,“自去年五月份以来,我和人大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李景治先生之间,发生了一点在他看来非常严重的冲突”。冲突的导火索是:在人大政治学系萧延中先生的教授职称评定会上,张鸣教授发言时因为两次不理院长先生的打断,触怒了对方,作为人大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的李景治先生,因此认为张鸣对他没有起码的敬畏之心,必须把张鸣撤职,弄臭,而且赶出人民大学。 (>>>>>>张鸣:也许,我将被迫离开人民大学

张鸣教授的博文立即引起了网友的关注。有人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也有人说“老张,不能退缩”、“支持你讲真话”——博文的背后,究竟有怎样的故事?一个堂堂的教授,究竟会不会因为一次职称评定会上结下的“恩怨”被赶出学校?高校教授职称评定有什么制度上的缺陷?3月13日,博客中国请到了张鸣教授谈论这些问题。

(以下为文字整理稿和现场图片,访谈视频稍后编辑处理后发布)

 

 

人大政治学系主任张鸣也许将被迫离开人民大学 - kitti - 糖朝

人民大学教授张鸣

 


院长的权力过大,不听话就不让你评上教授

博客中国:张教授,当时那个教授职称评定会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形?

张鸣:在去年的教授职称评定会上,院长执意要把一个不到40岁、也没有什么名气的人推上去,而老萧(注:萧延中)已经52岁了,他在80年代就很有名,是我们的一个品牌,却始终不给他评。我说话时被李景治先生两次打断我,都被我制止了,他非常恼火。

博客中国:他就算辞了你这个系主任,但也辞不了你这个教授吧。

张鸣:对,他要把我挤走,他让所有跟我接触的人,要跟我划清界线,做了无数的工作找人谈话。

博客中国:这种“挤兑人”的情形官场很常见,但大学是学术机构,大家都是做学问的,一个院长能掌握多大的资源?为什么眼里容不下你?

张鸣:现在就是“大学的行政化、衙门化”,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容忍的地步。院长掌握的资源非常大,你要不听我的,职称评不上,课题没有你的,奖金自然了没有,甚至你的补贴也会没有,因为有一部分工资是院里筹发的。

现在官大学问大,谁评谁都是官。评审团的专家组成员,都是从学校最大的官里挑,而不是看你的学术地位。所有东西都认官不认学,这是中国学界的一个特点,而且谁当了官就把持所有的学术评委。

博客中国:平时看你的文章,觉得你是轻松幽默、从容不迫的,这一次为什么突然把这样一件事在网上放出来?

张鸣:原来觉得我走不大可能,现在觉得有可能了,所以就把这个捅出来了。当时我在会上也没跟他吵……我们政治学在整个学院非常受气,211、985课题基本没我们什么事。

博客中国:在您看来去年5月份的事情是一个导火索。

张鸣:对,还有学科分歧,这属于工作的问题。

博客中国:这个导火索严重到你一定要离开人民大学,离开你热爱的岗位?

张鸣:不是我要,是他在一个会上说,张鸣这问题必须解决,张鸣这个人对我没有起码的敬畏之心。我不知道一个教授为什么对他要有敬畏之心。


哪怕总理来我这视察,我也绝对不会起立

博客中国:评教授是不是有一些硬性指标?

张鸣:有,必须得是博士,核心期刊文章要够。

博客中国:是不是大家对箫延中的学术不认可,他的专著有哪些?

张鸣:《巨人诞生》是以前讲毛泽东的,还有一个关于传统政治文化的。

博客中国:去年五月教授职称评定的事,等于是你做了出头鸟。

张鸣:对,因为我出头导致院长的意志被扭曲和忽视了。当然,院长还是把那个人拉上去了。

博客中国:这事要放在一个企业非常好理解,我当总经理要有执行力,你下面跟我不是一条心肯定玩不转。但大学是学术机构,应该学术自由,有民主风气,你多写点文章,院长也有面子,他在这里面强调谁是亲信,要臣服于谁,这有什么意义?

张鸣:跟官一样,整个学院没有敢像我这样的。我曾经听一个县委书记说过,现在当官1/3能干,1/3拍马屁。我们的院长说你张鸣对我没有敬畏之心,这话说出来了,说明他不屑跟你沟通,准备撤你,我是他的系主任,而且公开承认我是院里最好的一个系主任,撤我没有任何理由。

博客中国:到现在我们听你一面之词,是不是有时候你确实“不大礼貌”,犯了领导的“龙颜”?

张鸣:我确实有点恃才傲物,所有的领导,哪怕总理、部长来了,到我这视察,我在场绝对不会起立的。我确实有这个毛病,但不是故意抗命,我觉得你也是人,我也是人,为什么要给你起立?

博客中国:你当系主任有什么滋味?

张鸣:没什么奔头,八十年代还行。咱们国家规定处级干部55岁到顶,他居然可以干到64岁。

博客中国:你批判“学界向官”,但你又自然而然地把处级和学界结合到一块,可见官本位对你这样反官体制的人而言,也深入人心。

张鸣:有时候这是一种说话习惯,他就是处级,从官本位角度来讲就不应该干,但他依然在干而且左右着你。我这还算是有头脸的一个教授,你想那些年轻的教师日子该多惨。

博客中国:中国大学的院长,权力要比西方大学的院长权力大吗?

张鸣:大得多,西方大学的院长没人干,干的是义务,跟我们有本质不同,我们是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


现在学校把学生当奴才培养

博客中国:看你的文章你对学校有感情。

张鸣:主要是我的学生,我学生眼泪汪汪的。这之前还有一个事,当时年轻教师推我当人大代表,后来我说算了,人大代表我也不想干,就退了。挺烦这些事,我不是一个斗士,但是碰到该说的话我会说,我不会有意怎么样。

博客中国:您现在有几部学术专著?

张鸣:专著有五、六本的样子。

博客中国:您还提到另一件事,就是给博士生的费用问题。

张鸣:去年7月份,博士、硕士答辩费一直扣着不发,派遣证发完后还是不发,后来问李院长,被骂一顿,不给而且特横,给学校反映不理。后来我捅到媒体,《新京报》一个记者认识我,就问我,我不会撒谎。报上说采访一个博导,他们想像肯定是我,但他们没有证据,我承认了是我。1800元对那些博士来说不是小数目,而且好多都是借钱答辩的,你缺德不缺德?

博客中国:这钱给谁?

张鸣:给谁,这是国家拨的,硕士、博士答辩都有一笔钱。论文打印,请老师不要钱吗?

博客中国:不给的理由是什么?

张鸣:说没钱而且特别横。学生是你家奴隶吗?现在学校把学生当奴才培养,不听话就整你,没有理由。

博客中国:这次为什么闹翻到这个样子?

张鸣:第一我确实不怕,第二这个事情我该做。有人劝过我,我说这个事我没有错,无论对良心还是对朋友这事没有做错,这是我该做的。我不是斗士,但至少我是一个人吧。

博客中国:去年五月教授评级以前有没有和院长发生过争执?

张鸣:也有,高校评职称就是势力范围争夺的政治斗争。

博客中国:症结在哪里?

张鸣:行政化,拜衙门,谁权力大拜谁。

博客中国:院长跟你以前有私人恩怨吗?他为什么那么痛恨你要把你赶走?

张鸣:没有,我就是触犯他的尊严了。

博客中国:之前有没有想过要离开人大?

张鸣:没有,我是很受学生热爱的,在学术和教学环节没有任何问题,凭什么不让我干。


大学行政化让学术成了行政的婢女

博客中国:正规的学术委员会组成应该由谁决定?

张鸣:应该由教师们投票决定。怎么能让院长定谁呢?

博客中国:你的话语里涉及到一些体制问题,院长的权力过大。你现在抨击体制,等于把全天下院长骂了,还有人敢要你吗?

张鸣:没人要就没人要,总有人会要的,不至于这样吧。

博客中国:这次两会对高校意见蛮大,觉得高校的腐败,包括体制都存在种种问题,没想到张教授自己怨气也很大。

张鸣:教育滑坡造成巨大社会问题,大学扩招就是注了脏水的猪肉,一个招三千名学生的学校可以招四万。现在教师在十大恶心行业里都排到前面去了。

博客中国:我看过张鸣教授的一篇文章,叫《曾经有过的高校大跃进》。你为什么“借古讽今”,你觉得今天也有这样的现象?

张鸣:对,我说1958年的。从教育部部长到各个学校的院长、教授都这么认为。

博客中国:您刚才说大学行政化,具体有哪些表现?

张鸣:大学里所有官员都是任命的,层层任命,农民还可以选村长,我们村长选不了,所有都是任命,看听话不听话,所有的环节完全按行政操作。

博客中国:行政化对学术有什么影响?

张鸣:当然有影响,约束着没有自主,学术是行政的婢女。现在学校这几年最大的政绩就是盖了楼,我们只有大楼事业,别说大师,小师都没有。什么名师,什么重大课题,几百万、上千万地花有必要吗?

博客中国:这一次您选择博客网以博客的形式把这事挑明,有什么考虑?

张鸣:我觉得这是最合适的战场,我总不能拿《新周刊》说文章,这毕竟是我的私事。在其他地方发不合适,我有好几个专栏,但不好发。网络媒体确实不错,电视我一般不上,太假了。

博客中国:现在对你表示支援的是哪些人?

张鸣:学生、同行、同事,很多人大的教师,以及其他高校教师有同感的。

博客中国:你在博客上发文章之前最坏和最好的准备分别是什么?

张鸣:最坏的准备是学校把我开了,最好的是让我把书教完了。

博客中国:感谢张教授来到博客访谈室,也感谢在场的观察员提的问题。我们希望中国的教育界和学术界能够百花齐放。谢谢大家阅读本期的博客中国访谈,下期再见,谢谢!

(本期访谈主持人:美凝 观察员:《南方都市报》记者韩福东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郭宇宽 《东方早报》记者殷玉生 《新京报》记者吴山)

  评论这张
 
阅读(124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