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糖朝

慢慢路过,轻轻眨眼

 
 
 

日志

 
 

琴弦  

2007-03-29 16:0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地铁里听王娟的歌,一个头发霜白的男人抖缩着手去掏口袋里的钱,给一个等在他面前的学生装的乞讨女娃,这场景不小心闯进眼里,泪水就忍不住下来了.不知怎么想起了早上莫名打电话来的爸爸,妈妈给他的闲置手机里装了个卡,他就在逛体育场锻炼身体时打来了,过去的电话,总是我和妈妈,妈妈和我,我和爸爸间,总有个妈妈,或者什么其他。

我突然想知道,爸爸,在拿到手机卡之后,是先给我打的电话,还是姐姐.我希望是姐姐,我不希望有改变。

姐姐就要从昆明回到南京了,这是最近最喜庆的一件事,原来一个棋子落对了,满盘都变成了活棋.不排除,这里面有我自私的成分.

昨天又听到个悲伤的故事,一个朋友的女友被未来婆婆以结婚为条件打掉了孩子,女友以两家的仇视来报复婆婆,亘古不变的难题,女人的斗争没有对错,不像男人的位置那样黑白分明。

Ziggy Barley的演唱会,燕子发现了人群里有崔健\胡灵\雨凡和宋柯,我谁也没发现.燕子说其实她骨子里是个清高的人,我却觉得她可能比我更适合做记者。

前两天做梦的时候,记得在梦里问了一句,PT,你戴了隐形眼镜吧,现实中她从不戴隐形眼镜,不知道这一句为什么醒来之后还记得。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