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糖朝

慢慢路过,轻轻眨眼

 
 
 

日志

 
 

传媒禁声,blogger继续深挖钉子户  

2007-03-30 12:2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30日就转载的文章,网易怎么一直没放出来啊,重新编排下格式再发发看。

http://www.zuola.com/weblog/?p=750

http://www.zuola.com/weblog/?cat=11

吴苹的意见被官方媒体歪曲 »

我在重庆九龙坡查访最牛钉子户事件

作者: Zola 发表于2007年3月28日, 星期三, ( 3:51 下午)

原始出处: http://www.zuola.com/weblog/?p=750

版权声明: 可在标明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此声明的情况下自由转载本文。

在我的新闻敏感性和企图一夜成名的欲望的驱动下,我星期一中午喝完朋友雄的喜酒后,到娄底市转(A73)火车到贵阳市,然后从贵阳市转火车(5608)到重庆市,星期三的凌晨终于像一颗疯狂的石头一样滚到了重庆,准备利用私人BLOG来报道重庆九龙坡区杨家坪的"最牛钉子户"事件。

众所周知,这种涉及官方政府的新闻肯定会有一些报道不能面世,或者新闻稿件被不知名的"相关部门"的要求下删除。之前在新浪有一个BLOG在全程24小时报道,但后来那个BLOG消失了。所以我意识到这是一次机会,我决定千里迢迢来重庆明查暗访,企图了解多方观点。这也许是一个于公于私都非常有益的举动。于公,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政府是不是依法办事的政府,拆迁户的户主吴苹和杨武是不是守法的公民;于私,如果我因此花上几天时间加上几百块钱路费而名声大振的话,我将来可以有更多的社会资源用来成就一番事业。如果你能理解,请留言支持我。

从重庆火车站坐207到达杨家坪站,然后去吃米粉,顺便和米粉店老板交流了一下。米粉店老板所了解到的是,据说吴苹他们索价2000万,房地产管理局在报纸上说"不会接受漫天要价",米粉店老板认为钉子户的户主做得太过份了。我吃完又麻又辣的米粉后,在他们指的方向下继续找"钉子",结果碰到一个正拿着报纸去上班的男青年,他说让我跟他走就行。我询问他的看法,他表示支持吴苹和杨武,他还告诉我,吴苹他们的父辈是人大代表。快到钉子户大坑的时候,他指给我看透过房子与房子之间的空隙看到的杨武的房子顶上的国旗,然后他就与我分手了。我于是找制高点拍摄这一奇景,结果发现旁边有一个轻轨站台,叫杨家坪站。重庆没有地下铁,只有这种"地上铁",叫轻轨。我登上站台后才发现,杨武之所以在自家房顶上放一个写着"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的白条幅,是因为这个白色条幅会让来来往往的轻轨乘客看到,并且许多乘客在站台上以那个房子为背景用手机拍照留念。这也就是重庆钉子户之所以声名远扬的重要因素之一。并且这块区域是一个黄金区域,附近有一个步行街,轻轨站也带来许多人流,这块区域更显得寸土寸金了。谁都知道,在上海、北京、广州和深圳等有地铁的城市,拥有地铁站出口的便利的商品房就会特别贵。

我从站台上拍了几张照片后,然后绕到工地的围墙的大门口附近,也就是杨武的房子背向的那边。门口紧闭着,门内有六七个穿保安制服的人在里面聊天。门上面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施工场地,为了您的安全,未经引领允许,不得进入",我转了一圈,可能是去得太早的缘故,没有发现记者蹲守。然后我买了四份不同的报纸,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慢慢看,结果没有发现与"最牛钉子户"的报道,旁边有人告诉我,昨天的报纸就有报导。后来,来了一个五六十多岁的老人,我以为他也想看报纸,我就把另一份报纸递给他,他没看,于是我问他知不知钉子户的事,想不到他居然不正面回答我,而是说了一句很让我震撼的话:" 啥子钉子户哦,那是当官的给他们起的名字!"这让我很惊奇,我于是掏出手机打开录音功能,我求他再说一次以便我将这么深刻的说法放到网上给人听听,可是他说,录音我就不讲了,然后告诉我"他们只是维权"就走开了。原来他们以为我是记者了。后来,又来了一位抱着孙子的退休教师,她告诉我,吴苹他们没有什么背景,长辈不是人大代表,杨武的儿子在读书(应朋友们提醒,已经隐去儿子的相关介绍,请转载的朋友相应改动一下)"。杨武一家在那里开火锅店是开得最早的,生意是最好的,他们没有开价2000万,他们的房子被估价250万,房地产开发商加100万价,共是愿意支付350万给钉子户,但他们只要求"原地点,原面积,原朝向"的房子,他们不要钱。她还告诉我,她说她以前在铁马集团的房子也是被恐吓下拆迁的,当时是"工人下岗、干部撤职"的行政手段让他们屈服的,杨武他们之所以敢硬颈,就是因为他们是个体户,不受体制内的胁迫。

后来,我再到杨家坪站台上时,发现有些人在讨论"钉子户",我于是站在旁边听。原来是两个有类似遭遇的人在诉说,一个是64岁的渝中区的老太,她的有房产证的房子在渝中区化新村的房子被要求以低于市场价3000元/平800元的2200元/平的补偿价拆掉,安置房却是比补偿价还要贵的尾房;另一位先生是戴军功章的48岁的陈先生,来自珠海。他的八层楼的房子在哄骗和毒打后被拆掉了,还有集资款被吞了,上访到北京,被一封"来事项转送告知单"推到广东省信访局,广东省信访局开了介绍信到"珠海市信访局",结果珠海市信访局连信封都不打开,看都不看就报警了,他只好离开。他看到凤凰卫视报道了"重庆钉子户",所以赶过来看能不能守到记者让记者报道一下。他们问我是不是记者,我说我不是,我只是弄了一个个人网站,我的网站的内容不会被删除。我说我想看一下相关资料,于是,陈先生带我去他那里拿U盘里的资料,然后刘奶奶也说要我去化龙桥看一下,看能不能也报道一下。于是刘老太和我一起去陈生下塌的地方,拿了一些资料,看了一些照片,我决定帮他发在我的网站上,利用SEO技术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事情。我拿了资料要走的时候,陈生掏出几百块钱塞给我,说是给我的路费。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我从来没有想过帮人家发稿子就能拿钱,我坚持不要,我说我只是出于正义感而帮你,也不一定有什么效果,我说你要感谢我,就请我吃饭吧。他同意了。其实,我的真实想法是,我若收了他的钱,那我和蓝成长有什么区别?收了第一次辛苦费,也许我还会去收第二次,这会离我展现正义感的初衷会越来越远。

告别了陈生,我和老太坐车去化龙桥。我接到陈生的电话,说是要帮我订一个房间,我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反正我也要在九龙坡呆几天报道钉子户的事件。

在车上遇到一位中年教师,他用普通话告诉我,钉子户确实没有背景,但他们抓住了政府的软肋。这件事的关键的关键是,地产商还没有获得所有拆迁户的同意就擅自破土动工,政府监管失职;还有就是,九龙坡区没有一块绿地,这块地在规划中是公园,但政府卖给房地产开发商建造商品房,这是政府不对。这才是19号下判决,本应该在22日的时候就拆除,但至今仍未拆除的真正原因,这里面有内幕交易。他还说,并且还有搞笑的不合理的地方是,本来是房地产商应该上法院告杨武吴苹夫妇,但居然原告是九龙坡房管局。也就是说,本来是房子可卖可不卖的民事纠纷变成了行政诉讼。

到了化龙桥,那里一片狼籍,很多信宅楼都空了,还有百分之十的住户由于无处可去而不得不留在那里,都是一些老头老太,他们"摆开龙门阵",跟我讲,政府用"吓哄骗"的手段让他们服从,而且有不戴肩章的穿制服的人打人,不按市场价给补偿,安置房又是旧房。他们说他们的声音无法发出,所以希望我写写放在网上。我拍了一些照片

精彩图片我稍候去网吧上传。我先用GPRS上网发了文字再说。欢迎转载,本站所有文章不制止商业转载,只需署名和注明出处。推荐使用标题:最牛网志作者Zola暗访最牛"钉子户"。欢迎关注本站的后续报道。

这篇文章发表于2007年3月28日, 星期三, ( 3:51 下午)  归类于《钉子户报导》栏目。 人气值为 8607 ℃。 你可以通过订阅当前日志的RSS 2.0来跟踪这篇文章的所有最新评论。 欢迎针对这篇文章发表留言, 或从你自己的站点引用这篇文章。

我看到南方都市报对Zola的报道了

星期五, 3月 30th, 2007

南方都市报是我在广东时唯一会买的报纸,我很尊敬这份报纸,他们在商业与社会责任方面平衡得非常好,是一个叫好又叫座的报纸,影响非常大。根据网友muzik的线索,我看到南方都市报的报道了,其他都说得很准确,但是我要更正几点:

   1. 我不是博客,我是Blogger,是中文网络日志作者,简称网志作者,或称为“非职业写手”;
   2. 我在网上设置赞助是来到重庆后后才设置的,是在詹膑、夏炎、时昭等朋友的要求下,我才像车东一样提供一个小额赞助帐号,我于是找出以前卖九宫格时贴在BLOG里的代码复制过来,我不是如南都报所说“在他出发前,他在博客中希望别人赞助他,如今他已得到近500元的赞助,他认为这已经够他在重庆的开销了。”;
   3. 我带来的几百块钱不是卖菜所得,是拿我父亲的钱,我父亲昨天打电话给我,并不知道我跑到重庆来了,我现在也没让他知道;

以下是南都报的内容:

    博客也来报道“最牛钉子户”  

        2007-03-30 09:27:32  来源: 南方都市报

    3月28日晚,周曙光(右)与吴苹合影。因为只有自己一个“报道者”,他只能把相机举起自拍。  一知名blogger自费前往重庆展开“个人报道”

      

      那张网络流传的图片已经变成了新闻事件。许多记者都赶赴重庆,而这一次,除了传统媒体,又多了一种报道形式———博客。

      3月28日,《纽约时报》连续第二天报道中国重庆的“最牛钉子户”这天,blogger周曙光也赶到了重庆。

      卖菜人的博客

      这个长期混迹于网络的湖南青年,曾经因为其具有特色的博客文章而被邀请参加2005年 11月的中文网络年会,他的博客在网络上小有名气。显然,他希望有更大的名气。“在我的新闻敏感性和企图一夜成名的欲望的驱动下,我星期一中午喝完朋友雄的喜酒后,到娄底市转(A73)火车到贵阳市,然后从贵阳市转火车(5608)到重庆市,星期三的凌晨终于像一颗疯狂的石头一样滚到了重庆,准备利用私人 blog来报道重庆九龙坡区杨家坪的‘最牛钉子户’事件。”周曙光在他的博客中写道。

      “我觉得这于公于私都是一个好事情。”周曙光说,于私,是指为自己及其博客增添人气和点击率,而于公,则是满足关注这件事情的人们的好奇心。

      他抵达重庆的时候,身上就带着他卖菜所得的几百块钱。当日下午3点多,他在博客上贴了他的第一篇报道“我在重庆九龙坡查访最牛钉子户事件”,报道了他的行踪,他遇到的人以及人们对钉子户事件的反应。“我的身份让我只能在旁边看,听听周围人们的看法。”周曙光见到了钉子户的女主人吴苹。

      29日下午,周曙光在网吧里贴了“吴苹的意见被官方媒体歪曲”的帖子后回到旅店。旅店是一位来自珠海的维权户赞助他的。在他出发前,他在博客中希望别人赞助他,如今他已得到近500元的赞助,他认为这已经够他在重庆的开销了。

      

      博客报道受欢迎

      珠海的那位陈先生,他的房子也遇到强制拆迁的情况,他是特意赶到重庆支援“最牛钉子户”的。周曙光还遇到来自上海、四川等地的人,都是遭遇拆迁的类似事情而赶过去声援的。

      从他们那,周曙光了解到让他觉得震惊的事情。“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不是我们不能信,而是我们不知道。”周曙光说,他的博客报道就是要提供传统媒体可能知晓,但不便报道的事情。

      他的报道受到网友的欢迎。《我在重庆九龙坡查访最牛钉子户事件》一文已有5000多的点击率,后续的一篇在几个小时内也已被阅读近2000次。他已收到20多个博客的引用通知,网友纷纷留言鼓励他。

      一位网友说:“可爱愤青zola(周曙光的网名)同志只身前往重庆,以独立blogger的身份报道史上最牛钉子户事件,真得要向他致敬!这恐怕在中国的草根媒体史上也是值得记录的一笔。”

      另一位网友说:“今天看zola的Blog,他在重庆,查访最牛钉子户事件。这件事情在我看来实在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当年老虎庙在北京王府井用手机拍摄照片报道王府井的杀人事件,算是中文blogger第一次有影响力地站在了媒体报道的面前,blogger终于也像一个媒体的样子了。可惜,后来却很少出现这样的事情,这和我们国内的环境有分不开的关系。”

      

      钉子户周围的blogger

      其实,除周曙光外,还有其他人以博客的形式报道重庆“最牛钉子户”事件。一个“老虎论道”的博客,从3月24日起开始报道钉子户事件,博主去了现场两次,在博客里写下所见所闻及感想,并有大量照片。

      而在新浪网,也有一个博客持续报道这件事,但现在已莫名关闭,有不少博客从不同方面报道此事,但特意从外地赶过去专门做博客报道的,大概只有周曙光一人。

      本报记者丰鸿平实习生杨持铮

BTW:如果暂时未能打开本站,请访问我在罗永浩开办的牛博网的国内镜像站:http://zola.bullog.cn

发表于钉子户报导 | 3 Comments » (Visited 63 times)

重庆最牛“维权户”2007年3月30日上午跟踪报道

星期五, 3月 30th, 2007

昨天晚上见到了一个认识已久的重庆Blogger,他叫张涛,重庆邮电大学学生,本来是委托他来跟踪报道钉子户的,但我出于私心,想这么好的出名机会不能让他抢了,我于是悄悄的来到了重庆,他在星期五没有重要的课了,于是昨天晚上从学校过来和我碰头。

昨天我跟他联系的时候,我把从大公报的狡猾的女记者那里得到的消息告诉了他,说狡猾不是说我比她更聪明,而是,她从我这里问到了杨武的手机号码和吴苹的联系电话。一看到我说清楚我的来意和普通人的身份后,她便称自己的名片没带,然后让她的跟班给我一张名片,是一个实习记者。但是,在我告诉她电话号码后,还向她介绍了谁是路透社的人之后,这狡猾的女记者去找他搭话,然后递给了他一张名片。妈的,都怪我形象不好,这女记者太看不起人了。还有,她给我看了一手机的短消息,说是香港的同事给她情报说晚上三点会强拆,还说是纽约时报提供的情报。于是,在和张涛打电话的时候,顺便说了这条消息,结果张涛迫不及待的过来了,本来他打算今天才过来。

到了晚上见到张涛,然后去网吧玩,他顺便在网吧写了一篇日志,提到了可能三点会强拆的消息。我们玩到一点多,然后去工地大门对面吃夜宵,那里静悄悄的,连大公报的人都不在。妈的,都是这帮记者怕没新闻就造新闻,搞得人家一惊一咋的。什么情报嘛,人家三四年了都没强拆,人家中央直辖的重庆市政府会在广大媒体关注下拆吗?

结果今天早上我也忘了说这事了,导致有人发短信来问我到底情况如何,房子是否完好无损,害得我费口舌去跟人家说。以后我再也不相信这些记者了,都太狡猾了,或者说,我太嫩了。

这是danwei.org 上面提供的视频,youku上面有更多视频。

BTW:有人发短信来说我上南都(南方都市报)了,能不能请求珠三角的朋友今天去买一份报纸给我寄来?我好让我在农村的老爸老妈在邻居面前有东西可夸耀。谢谢所有路过的朋友的关注。我将继续为你报道。

发表于钉子户报导

关于我的报道风格和动机

星期五, 3月 30th, 2007

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周曙光,自称为非典型愤青,我现在只是做了一件愤青应该做的事,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嘛,与其在网上读各种思想的观点,不如到生活中去寻找多方观点。反正我目前有钱有闲,我就来胡闹一把,尽量让人们了解到关于重庆钉子户的消息,我是以娱乐的心态来玩的,我不是独立记者,我只是从一个普通公民的视角来报道我所见所闻,请不要给我“民族英雄”之类的帽子,更不要以别的帽子来赞美我,我承受不起,如果你愿意在将来某一天投票支持“2007年度最牛人物“为Zola,我就非常满足了。不需要再赞美我,也不需要再赞助我。我的心理准备和物质准备都非常充分:)

我知道,我由于是国内首次以一个独立的国内网志作者的身份来提供社会事件的新闻,这似乎有其它更深刻的里程碑之类的意义,我就不知道是什么意义了,任由你们来评论和解读吧。我没有专业的新闻知识,我没有伟大的灵魂,我只有一颗爱玩的心,我渴望了解这世界,这世界对我是新鲜的,我无法了解世界的全貌,许多未知的事情对我充满吸引力,所以我来这里看看重庆的人们的生活(or生存?)状态。我不是一个记者,我只是一个记录者,我说的话只能给你一个参考,所有的一切还是需要你根据我拍的图片来拥有自己的判断。

我写得不好,请各位懂事的朋友多多提醒我如何写才好。以前我的BLOG是快意恩仇,想说就说,想骂就骂,完全是自己想法的体现。不过,对于重庆维权户这种重大的社会事件,我似乎不应该在BLOG中加入个人观点才能符合某些专业人士的报道风格,但这会失去网志作者自己的影子而显得网志作者游离于事件之外。用哪种风格比较好呢?我个人认为,我本来就是为了让自己出名而来炒作这件事,去掉个人观点我岂不白来了?我才不会装得自己是一个可以完全牺牲个人利益完而为社会为国家为集体作贡献的纯洁的人呢,就算钉子户要服从国家利益而搬迁,但国家不应该让他们受经济损失啊,要是他们受经济损失了,他们才会成为“维权户”啊。

我认为,实际上,我们可以实现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统一,如我这次来重庆报道这些内容,有朋友认为我可能经费不足于是倡议我设立一个网上赞助帐号,于是我得到了1702元赞助,他们为了维护新闻知情权这种公共利益提供了赞助,我的个人利益也得到了补偿,这很和谐嘛。不过嘛,按中国现有的法律,人们很难界定什么是公共利益。所以有很多人“代表”公共的利益的代表经常侵占别人的个人利益,《物权法》在某种程度上,又为这种“代表”提供了法律支持。

所以,我认为社会改良从司法改革开始是不如从新闻传播方式改革,许多丑恶的事件之所以发生,法律没有威慑力,但舆论监督却可以有强大的威慑力。许多闻风而来重庆的众多维权户就是认识到了这一点。

我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我呼吁大家:一起来写网络日志吧!我不是一个人!这才是对我深入重庆的最好的理解和支持,也就是说,当我成名了以后,下一个扬名天下的人就轮到你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