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糖朝

慢慢路过,轻轻眨眼

 
 
 

日志

 
 

送行,相守  

2007-08-24 01:32: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这文章时,刚结束河南新农村稿件的拖拉修整;看论坛,伟哥也刚交了他花50天时间完成的鸿篇巨制,也是他在这个部门、这张报纸的最后一组稿件,一周后,他会飞去成都进入媒体中产阶层;老杨最近做稿的频度和质量都不错,经过昨天晚上,知道了他发奋的原因;李斯特已经到达了拉萨,不知是否真的会去墨脱;格格还在为家里的事奔波,一周后他也会飞往成都。

没想到自己会这样难过。从昨晚唱歌、喝酒,到今天早上起来,想起他们,想起共事的日子,还是难过。小勇在机场发来短信,说他一转身碰见了艳哥,再一转身,一辈子的距离过去了。我不明了他的话,只是知道他还是不开心。

我们都被一张以理想为旗帜的年轻报纸吸引,进入最炼狱的一个部门工作,这些特征在我们身上打下些共同的烙印,在这样一个憋闷的新闻环境里,能聚在一起守护、分担一份事业,在离别的时候,才知道这有多难得。

一年的时间太短,离别来得太快,其实大家都还没有好好认识过。但似乎已经手拉手、心连心,在离别的刹那牵扯出各自相似的部分,想着未来还有多少相聚的可能。

只要自己不改变,跟自己相似的那些人不改变,这种守护就是一辈子的,这样看来,又有什么悲伤的必要呢?还不如继续拿起枪上路,想干啥干啥,别浪费青春,不给自己借口。

在这个部门,虽然我是唯一的女记者,但是妖不如伟哥,骚不如李艳,淫不如格格,小女子甘拜下风,但愿哥哥们未来都春风得意,一如既往地纯粹下去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