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糖朝

慢慢路过,轻轻眨眼

 
 
 

日志

 
 

克什克腾狂想  

2007-10-11 02:3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5日从内蒙克什克腾回来,在心底许下愿,明年一定要带爸妈和姐姐,还有GG的爸妈(尤其是GG的妈妈)再去那里一次,看白桦林和落叶松,满满地覆盖了很多山头的黄叶和红叶植物,在阳光洒下时的样子。

在地质公园里看到那片白桦林时,还不知是什么树木,转头默默往回走时,很自然地就唱起朴树的《白桦林》来,忘记了拿我躺在草地上时放在一旁的眼镜,我们没有去找回它。GG说他面对那片林的时候,脚底很空旷,他突然什么也听不到,只想流泪。

一路有牛、羊、马甚至骆驼挡道,它们成片在映着云的影子的山坡上跑的时候,车里的我们会有侵入的感觉,它们才是这块土地的主宰。

傍晚的时候,天空会把盖地的边缘都染成霞色,迎着蕴了光下沉的太阳加速到140,周围寂寥无声,只剩车里的热闹音乐,大家的内心反而都是沸腾的火焰。我们迎着太阳唱歌,每个都癫狂白痴得和孩子一样,和每个早晨出发时一样。

佳能5D也抓不下那样的天色,太阳沉下去,而夜却未来的时候,有那么短暂的15分钟,天地的边缘,是透明的粉红到微蓝。一个个下了车,向那道绯色光带奔过去,很快,粉红就散漫不见,像是幻景,有初恋结束时的味道。

接着就进入一个多小时的颠簸夜路,在去达里湖的路上。几乎没有路,车子像在荒无一人的草原上行驶,没人知道尽头在哪里,也辨不清来路。荒原是白色的,天幕是黑的,黑和白夹着我们慢慢爬行,好像时间遗忘了荒原,荒原也遗忘了我们。被抛弃时,原来每个人会有兴奋的感觉。

下车放水,我和另一个姑娘像男人们一样在荒地里撒尿,天空像块黑色的天鹅绒,上面嵌着数不清的微小钻石,黑色和亮色一起泛着光。除了小时候睡在凉床上仰面看到的夜空,没哪次比得上这块天幕惊心动魄。

第二天早上,达里湖畔,从假的蒙古包里钻出来,黑天鹅绒变成了铺满白色薄鳞样云片的晴空,鳞片一圈圈地形成一个旋涡,在太阳照常升起后很快就散开。

寂寞的风,把黑夜燃成了灰。在热水镇一个所谓豪华套间的窗边,早晨的薄雾里,念出了这句话,不知为何此后的路上一直记得。内蒙的夜,人一定是寂寞的,只剩石头、草地和星星,蒙古包里的烛火,可曾拒绝过风声?

我又丢掉了第二个眼镜。在我们的乖乖车爬行到实在上不去了的黄冈梁,成片的落叶松,层层叠叠,阳光斜射过来时每棵都澄黄地泛着荧光,在对面的小山上恣意地弥漫开来。在这里照了我们四个人唯一的一张合影,照相之前,我把眼镜放在了车顶上,这让我们一度以为以后的路途少了一位司机,不过最终当我用两只眼在回程高速公路上开到130时,两个小瓷人还是在后面睡成一团。

围场里的森林公园有更多的树,一个孩子一定要翻过铁丝网去看那片高高矗立的白桦林,最终没能如愿。白色的挺拔的树干,窜升到七八米高,表皮光滑,鹅黄色的椭圆形树叶,风一吹会闪烁着阳光旋转飘落,画面里似乎真的有风琴的声音。

年轻而洁白的树,像草原上的女人,烂漫而又带点刚毅,不会老去。

阿辽沙,别害怕,火车在上面停下啦,他一笑天就亮啦。姜文一定来过这里,才会在他的电影里不断地重复这句。我爬到半山腰骑在一棵歪脖子桦树上的时候,想。

PS:在草原上竟然偶遇报社的副总编老孙;和我们同去的那对瓷人,和那对分开的松果一样,回到北京的第二天就分了手,竟然。愿他们都各安天命。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